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华中科大研究生跳楼身亡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遗书问责导师

[日期:2019-09-05]   来源:  作者:   阅读:0[字体: ]

9月4日讯 昨天,华中科技大学研究生跳楼一事登上微博热搜。随后,一篇名为“狗血的研究生生涯”自述也开始在网络流传。经查证,跳楼学生名为陈泽民,该自述也是他于今年6月27日所写。根据自述内容,陈泽民在其中多次提到导师徐海银和所在实验室的负责人石柯,跳楼原因或与其学业有关。今天下午,华中科技大学对外承认学生跳楼一事,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事发于教学楼,警方已介入调查

据悉,陈泽民为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2016级研究生。根据微博用户@直播大事件-公开的消息和图片,陈泽民的跳楼时间为9月2日早上,地点为华中科技大学西十二教学楼,陈泽民当时位于该教学楼5楼窗外,有救援人员曾在一楼布有防护措施,但陈泽民跳下后并未落到防护垫上,后经现场医生检查,已失去生命特征。

华中科大研究生跳楼身亡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遗书问责导师

9月2日,陈泽民的父母和妹妹陈泽安均已抵达武汉。根据某媒体报道,4日下午,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外宣办公室一名工作工作人员对此事作出回应,校方对此非常悲痛和惋惜,学校目前正在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并协助涉事学生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死因被疑和其导师有关

根据陈泽民死前在社交媒体上传的照片和文字,陈泽民跳楼被疑和其导师有关。

9月2日早上7点36分,陈泽民在QQ空间上传《狗血的研究生生涯》一文,并在文末留下网盘链接地址,内有一个名为“自述”文件,即《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的PDF版本,长达7页。另外,陈泽民也将自己的研究生学生证照片公开。在自述中,陈泽民提到了石柯、徐海银两人的名字。

华中科大研究生跳楼身亡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遗书问责导师
陈泽民发布在QQ空间里的自述

据悉,徐海银是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副教授,同时也是陈泽民的研究生导师;石柯则是陈泽民所在实验室的负责人、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陈泽民在自述中提到,徐海银对研究生的培养计划处于“放养状态”,把陈泽民安排进他同学的公司中做事,致使陈泽民无暇顾及实验室所进行的项目;而实验室负责人石柯则在奖学金评定和论文上曾对陈泽民有所刁难。此后,原本应该于2018年毕业的陈泽民未能如愿找到工作,后主动申请延期毕业。

2日早上7点39分,陈泽民再次在QQ空间上传照片,他在照片中的黑板上写下“70华诞该不会容下一个普通的研究生,石柯,徐海银我看你们有多*,让我看一下华科水多深!”的字样。

陈泽民的妹妹陈泽安(化名)表示,9月2日上午,学校辅导员曾在陈泽民跳楼之际电话通知其父母,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郑强在陈泽民死后,曾在宾馆向家属说明现场情况,但导师徐海银截至4日下午13时仍未现身。

【探访】校园迎新季,记者探访网传的“西十二楼”

华中科大研究生跳楼身亡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遗书问责导师

华中科技大学学校门口的迎新标语

华中科大研究生跳楼身亡 《狗血的研究生生涯》遗书问责导师

网传的华科“西十二楼”

9月初,是高校的迎新季。4日下午,大河报记者赶赴华中科技大学,从南4门进入,迎面就是“欢迎华中科技大学2019级研究生”几个大字。

从南4门走到陈泽民生前就读的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需要穿过树木葱茏的绿荫道,高耸的树木遮天蔽日,彰显着老牌院校的底蕴。不少教学楼前,打出了红彤彤的欢迎新生的标语。

顺着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大楼往西走不远,是西十二楼。回字形的建筑,5层楼高。

不少同学在楼里自习,背书。记者随机问了三个,他们都是本科学生,有本校的,也有外校跑来“蹭自习室”的,都在备战考研。

一楼的走廊里,则以易拉宝的形式,展出数十名优秀师生,多是研究生,也有博导和本科生。主题是“奋斗的青春最闪耀”。

根据陈泽民妹妹微博,9月2日那天,研究生陈泽民就是在这座楼的5楼往下跳,匆忙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跳下的一瞬间,他很决绝。学校并非毫无察觉,发现端倪后已在楼下准备了气垫等救助设备,但他选择了另外的位置,面朝下,跳了下去。

按照陈泽民同学提供给记者的其生前跳楼照片,记者找到了该教学楼5楼的一间教室,大门关闭,黑板很干净。

【扼腕】QQ空间留下《狗血的研究生生涯》,他选择离开

9月3日起,一篇名为《狗血的研究生生涯》的文章开始在网上流传。与这篇文章配套的,是写在一间教室黑板上的疑似血书的照片。其最早更新于陈泽民的QQ空间动态。

这篇文章是这样开头的:“2016年8月29日凌晨2点多,当长途大巴车缓缓驶入武汉市区,借着微弱的路灯,我坐在窗前努力地想要看清窗外的每一条街道、建筑……”

这篇稿子相对详细地介绍了研究生生涯,包括任务安排、奖学金评定、公司做事、徐老师的说法、石老师的“关心”、校招与论文、遭遇等7部分。而在文章最后,则感慨:“一个天生视力三米外看不清别人的脸的人,跟人说又有谁在意;父母为此付出无数的汗水,如何回报;华科计算机就业率很高,没找到工作是什么处境;两年来,每日翻来覆去睡不着。该怎样。”

根据署名,这篇文章写于2019年6月27日,9月2日早上7时许,陈泽民的QQ空间更新了此文;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又有两次更新。其中,早上7:39,更新的是两张教室的图片,黑板上疑似血书的一段话,直指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的两名老师。

随后,这篇文章在微博上迅速发酵。有网友称,导师有错,都是延期毕业惹的祸;有的则称,导师其实并没有太过分,学生心理素质有点差。而更多的声音,则是惋惜,惋惜一位即将成材的青年学子,为何走上这条路?

“当天我来上自习,看到好多人。”西十二楼正在背书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听说是有学生“想不开”。他没太当回事,去了自习室。大约20分钟后再出来,人群基本都消失了。窗户外坐的学生没了,楼下的人也没了。

【其人】放弃本校保研复读一年考上华科研究生

1992年出生在河南滑县的陈泽民,曾是“全村的骄傲”。他的妹妹陈泽君(化名)告诉记者,他们的父母均务农,且身体不好,父亲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母亲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均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所以,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哥哥很争气,本科就读于河南农业大学,每年都拿到一等奖学金,基本没太让家里操心。在陈泽君心中,大她8岁的哥哥不仅是亲人,还是她的人生导师。

而陈泽民本科班班长刘轩(化名)同样对他的品学兼优记忆犹新。刘轩告诉记者,本科期间两人住“对门”,关系很好。陈泽民学习好,基本回回班上第一,谁有啥不会,他都乐于解答。2015年,本科毕业后,有同学工作了,也有同学考研了,陈泽民那一年原本可以本校保研,但他还是决定放弃,复读一年,考上了计算机专业更强的华中科技大学。

本科班同学宋静(化名)也表示,上学期间他一直都很优秀,成绩很好,待人也友善。

最近一次见到哥哥,是今年春节。而最近一次聊天,则是9月1日,陈泽君想换手机,哥哥就帮她推荐型号,还叮嘱她最好去实体店体验一下再买。陈泽君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而2日一早,她却发现,几乎不怎么发动态的哥哥有了动态,抱着好奇心理点了进去,却看到了日志,刚刚看完,陈泽君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学校称,陈泽民正在教学楼楼顶上,陈泽君赶到汉口站,已是中午12点多。3日上午,一家人见到了陈泽民,在殡仪馆。

【希望】家人眼中的“乐天派”大学时期还用按键手机

陈泽民为啥想不开?这是众多网友的疑问,也是家人和友人的困惑。有网友评,这学生心理素质不行,压力再大也不能轻生啊,会不会太悲观了?

然而,在家人和朋友眼中,陈泽民是个“乐天派”。

“我们在一起就是玩闹,很轻松。”刘轩说,去年他结婚,陈泽民过不去,还特意打电话送祝福,语气轻松,听起来过得也不错。

陈泽君同样提到了“乐观”一词。她表示,虽然哥哥在外上学这几年,对家里报喜不报忧,但他的性格真的不错。喜欢运动,与人为善。

不过,陈泽民也有“与众不同”之处。比如,刘轩告诉记者,上大学期间,男生一般都穿品牌球鞋,但陈泽民总是衣着朴素,穿的是那种很简陋的鞋;智能手机早就普及了,但刚开学的时候,陈泽民使用的还是按键的直板手机。他说,能打电话就行。近些年才换了智能手机。

从《狗血的研究生生涯》一文中,看到多处陈泽民对于奖学金的争取、关于实习工资的争取。比如老师说“陈泽民你的三等奖学金(4000),其他都是二等(8000)”,还有实习时“银行卡上依然是一月发三百”。而在公司实习期间,陈泽民不打车,担心公交慢,就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骑行1小时去实习。

另外一个“与众不同”,是陈泽民患有白化病。他的头发先天呈金黄色,皮肤比普通人更白些,并患有严重弱视。按照其自述书上说,是“一个天生视力三米外看不清别人的脸的人”。刘轩和宋静都说,平时看电脑他需要趴在屏幕前,甚至需要放大镜的辅助。但即便这样,他依然考班级第一。

陈泽民到底是个乐观的人还是个悲观的人?在2日早上7时许,陈泽民的QQ空间还更新了一条动态,是钱钟书《围城》里的“葡萄论”:天下只有两种人。比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挑最好的先吃,另一种人把最好的留到最后吃。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葡萄里最坏的。不过事实却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只有回忆。

他给这条动态取的标题是“希望”,却在后面加上了“?”。

【进展】家人取回遗物,抽屉里还遗留着爸妈春节塞的牛肉干

4日下午,陈泽民的家人来到了他生前居住的宿舍,取回他留在学校的物品。陈泽君哭了两次。

第一次,她看到了哥哥的乒乓球拍,哥哥喜欢运动;第二次,她看到了抽屉里的牛肉干,这是今年春节返校,爸妈给哥哥包里塞的。节俭的他,还没有吃完。

陈泽君说,抵达武汉当日,学校派老师将她和家人接到宾馆,也讲述了哥哥出事的经过。3日晚家人报警,校方和警方也出面跟其父母沟通,但哥哥到底在学校遭遇了什么,相关责任人是否应当为哥哥之死负责,学校尚未有明确答复。导师徐老师也没有露面。

“我们一直在等待校方给一个合理的交代和说法。”陈泽君说,截至4日晚7时许,校方尚未给出明确答复。

“家人要的,是一份尊重和开诚布公,是一个公平的对话平台。”刘轩说,这也是陈泽民本科同学的想法。

据澎湃新闻报道,针对此事,9月4日下午,华中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外宣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校方对此非常悲痛和惋惜,学校目前正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进行调查,并协助涉事学生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