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北大90后法学硕士卖米粉: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米粉店(图)

[日期:2014-11-10]   来源:新华网  作者:   阅读:2408[字体: ]

北大90后法学硕士卖米粉: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米粉店

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米粉店

北大硕士、“90后”、卖米粉,当这几个词汇组合在一起的时候,虽没有当年“北大毕业生卖猪肉”那般轰动,但依然让不少人注目:他卖的是什么米粉?

对于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米粉店来说,他要的显然不是这样一堆噱头。

“做事情,没有高低之分,现阶段我国餐饮行业没有巨头,这是一个空间很大的市场。伏牛堂,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一家受人尊敬的企业。”张天一说。

张天一生于1990年,湖南常德人,北京大学法学硕士毕业。大约8个月之前,临近毕业的他和一群同为“90后”的同学、朋友一起,“突发奇想”开起了一家米粉店,卖“最地道的湖南常德米粉”。

北大90后法学硕士卖米粉:张天一和他的伏牛堂米粉店

下午5点,伏牛堂里坐满了慕名而来在等着吃“硕士”牛肉粉的顾客

为什么要创办伏牛堂?“因为我是个吃货。”张天一笑谈。

初中时,在外读书的张天一就非常想念家乡的牛肉粉。“每次回到家,一下飞机就直奔米粉店。可是,在北京几年一直吃不到正宗的湖南粉,于是就想在北京还原家乡的味道。”

为了做出地道的湖南牛肉粉,张天一曾回湖南学习牛肉粉的制作,也吃遍了北京大街小巷的米粉店。

今年4月,在北京环球金融中心地下一层,张天一和合伙人的37平米的米粉店正式开业。开业后,几个“90后”开始亲自动手做米粉,经常熬到凌晨两三点。

“恍如隔世”,这是张天一回顾开业头三个月的感受。他说:“创业会逼着你在短期之内经历很多事,当经过这一切,你就会有不一样的视角。现在回头去看工作、看户口,已经没那么重要。如果think bigger(想得更广阔),我们都是宇宙的尘埃,那些困扰你的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

创业虽艰辛,发展却很迅速。大约两个月后,伏牛堂在北京开出了第二家店。这家位于北京朝外SOHO的店,敞亮干净,风格鲜明,装修风格不像一家传统米粉店,倒像一家颇具小资情调的咖啡馆。

张天一依旧壮志满满,接下来,伏牛堂在北京的另外两家店即将开业。

在朝外SOHO店,左佳点了一碗米粉。这个在长春读大学的湖南姑娘到北京游玩,因为在微博上看到了伏牛堂,专程前来尝尝。“伏牛堂的粉和长沙的很像。”她说。

做一碗正宗的湖南牛肉粉,这是张天一的目标。因此,即使有一些顾客觉得这种口味的米粉太油、太辣,张天一依然坚持,“如果我们改变口味,改过来改过去最后就失去特色了。只有展现自我,品牌才有张力”。

北大硕士却出来买米粉?这个问题虽然有些老套,但依然还是让很多人关心。

张天一不以为然:“有什么不可以?重要的是通过创业,我能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

张天一的偶像是两个湖南人:毛泽东和曾国藩,因为他们都肯“弯下腰做事情”。他说,在北京生活,很多人会被贴上一个标签,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活得“有血有肉”。

宋硕是张天一的合伙人之一,曾就职于中国法学会,也拿到了美国MBA全额奖学金,但在走之前的半个月,突然放弃了这个机会。“不后悔,”他说,“之前的工作不错,但要每天写报告,这并不是我擅长的”。创办伏牛堂之后,负责市场运营的宋硕自己设计海报、宣传页、菜单,感觉现在的岗位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另一名合伙人柳啸,现在还是一名在校生,是2015年毕业生大潮中的750万分之一。他说,参与创办伏牛堂“为的不是赚钱,而是多一份人生经历,体验不一样的生活,做不同的事情。我也在律所实习过,感觉并不是我想要的。父辈的要求不应该束缚你的生活”。

柳啸说,创业之初,非常累,而且家人也不支持。不过,导师给了他鼓励:“人的一辈子都在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找到了就要坚持。”

不少人认为,张天一和伏牛堂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成功,是因为他们“充分运用互联网思维”,创造了不一样的商业模式。但张天一却不停地摇头:“千万不要拿互联网思维说事儿,我们就是一个买米粉的。”

不过,张天一并不否认互联网给自己带来的改变。他曾在公开演讲中这样总结互联网给自己的帮助:一是帮助自己吸引人流,二是帮助自己精确找到消费者,三是帮助自己保持了核心竞争力。

张天一总是以“要更好玩儿”的心态经营自己的米粉店,比如,这碗米粉可以起到连接的作用,能将北京乃至各地的湖南人连接起来;然后,这碗米粉还能聚成一个沙龙,让大家聚拢在这里;同时,它还可以是一个游戏,你来吃米粉,可以跟店员掰腕子,赢了免费,输了你双倍付费,多收的钱捐给公益组织等。

如今,伏牛堂吸引了不少年轻人,而且不少人已经加入这个团队。张天一始终坚持把员工当作朋友,柳啸希望他们在拿普通餐饮工资的同时有不一样的生活,宋硕则希望在伏牛堂他们能找到传统餐饮业服务员没有的荣誉感。

张天一曾说,自己的目标是在年底前卖掉10万碗米粉。他建议找上门的投资人,不要用千万、亿这种单位对伏牛堂估值,而用他自己发明的单位“头牛”,并说伏牛堂的估值是“10头牛”。如今,对于10万碗的销量,他还没有把握。不过,伏牛堂的市值,在获得多个来源的投资后,已达一千万元人民币。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