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视频/图)

[日期:2017-03-31]   来源:网络  作者:   阅读:60[字体: ]

视频:记者亲历卖卵面试 揭秘地下卵子交易

  当你看着最新款手机心痒痒、却一时拿不出那六七千块钱的时候,会做点什么呢?

  努力再攒一攒工资?好好学习争取期末拿到奖学金?管朋友借钱?还是摇摇头说,“算了,一个手机而已”?

  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卖肾买手机只是个越来越带嘲讽意味的玩笑话,但总有让人吃惊的新闻告诉你,对于有些人来说,“用身体换虚荣”是现实——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有人说,肾7可以退休了,以后都叫卵8;有人说,谁还敢说“没卵用”?简直太有用了!

  这样的玩笑话,真让人笑不出来——不光是因为女孩子选择交易身体的一部分去换取金钱,更为这背后整个的一系列阴暗事实。

  也许有人要问,这不就是个把卵子取出来的过程吗?当年徐静蕾冷冻卵子(戳链接可读深度报道),不也经历了一样的事吗?

  的确,无论是捐献卵子还是冷冻卵子,经历的取卵过程是相同的,都要运用“超声引导下经阴道卵巢穿刺取卵术”。

  它的基本原理如图所示——白色柱状物是用来进入阴道探测的超声波装置,右边的穿刺针穿透阴道壁、伸向并刺破卵巢,吸取卵子。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一般的穿刺针,直径在1mm到2mm之间,长这样——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看了这些描述,那种穿刺带来的不适感,也许并不需要身为女性才能脑补得出来。

  那么这些被曝光的国内捐卵、卖卵的问题在哪儿呢?

  首先,它在我国本来就是违法的。

  我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明令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卵子和胚胎。

  而以试管婴儿为目的的赠卵、捐卵行为,也只能发生在在正规医院做试管婴儿的妇女之间——赠卵人必须是做试管婴儿的妇女,而且卵子有剩余。经过本人同意后,可以合法捐赠卵子。

  也就是说,在我国,商业化的供卵行为是绝对被禁止的,新闻中曝光的捐卵、卖卵,无一不是通过违法的地下中介来完成的。

  第二,是它对人体造成的伤害。

  当我们谈论徐静蕾的成功取卵经历时,不要忘了她是在技术成熟、保障完善的美国完成的这一系列工作。可是我们的新闻中那些走黑中介渠道卖卵的小姑娘,都经历了什么呢?

  取卵的必经之路,就是注射催促卵子成熟的激素。

  很多人都知道,女性一生排卵的数量是有限的。为了提高取卵的效率,在正式取卵前都要连续注射十几天激素,把那些在正常流程中不会发育成熟的卵细胞“催熟”成卵子。

  催熟卵子会不会带来长期的副作用,目前国际上还没有定论。但它真正的、短期内更要紧的危害在于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OHSS)。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据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生殖医学科主任纪亚忠的介绍,OHSS患者轻则腹痛恶心拉肚子,严重的会使血管内液体漏到腹腔,甚至胸腔内,引起胸腹水,甚至可导致血栓。

  网上也有捐卵亲历者爆料,自己出现过腹水、排尿减少的情况,几乎危及生命。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手术对卵巢造成的创口也是一大问题。取卵时,必须要用手术用的空心针刺破卵巢内成熟的卵泡,才能取到卵子。这意味着取得越多,在卵巢上留下的创口也越多。

  据纪亚忠介绍,一次取十三四、颗卵子的手术,卵巢上会留下五六个伤口。

  那些藏在地下的所谓医疗机构,能让捐卵的女性免于受到这些风险的伤害吗?答案是非常让人怀疑的。

  首先,这些手术根本不会在医院进行。安徽卫视的一次暗访中,当记者问中介取卵是不是在医院,对方轻描淡写地回答:不可能。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这和微博上有过捐卵经历的女孩的爆料是吻合的——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开头那则新闻中的女孩小雨的亲身经历,也是这样的——取卵就是在普通的公寓楼里进行的。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专家介绍,取卵手术对于环境有很高要求,室内要无菌、少尘,保持恒温。但小雨向记者透露的是——

  “就让我换了那边的睡衣,然后口罩头套,下体消毒”,小雨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完成了“手术”前的准备工作,躺在手术床上。(来源:看看新闻)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随意的手术环境,会存在多少安全风险。

  更惊人的是,这个要用到针尖刺穿阴道和卵巢、听起来都很疼的过程,黑心机构连麻药都不给打——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img]http://n1.itc.cn/img8/wb/common/2017/03/30/149087551529833111.PNG[/img]

  那么到底是谁来操作手术的过程呢?新闻中给小雨做手术的医生,就是机构自己的人,很难说有没有正规的行医资格——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而某家中介机构的负责人给出的回答是,三甲医院十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在职医生。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可是无论这个答案是真是假,都让人细思恐极啊。

  以上的这些危害和风险,卖卵的女孩是知情的吗?根据数家媒体的暗访,中介在忽悠女孩捐卵的时候往往抓住“安全、简单、来钱快”的诱人卖点,却总是对其中的危害避而不谈或含糊其辞。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从头到尾,出卖卵子的女孩都像被宰的羔羊,难怪看客要愤怒地发问: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把自己的身体健康置于那么大的风险下,就为了换来那根本不能算多的两万五千块,值吗?

  这就牵涉到更根本的动机问题了——捐卵这件事,到底为什么要去做?

  当辅助生殖技术被发明、被运用的时候,它的初衷明明是温情的——去帮助那些渴望有孩子却受生理条件限制无法实现的人。

  在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允许捐卵(但条件限制不同)的各国,因为完善的法律监管,这个初衷还能被保护着,我们能看到很多捐卵者分享自己经历时,是真心怀着一颗想要帮助不孕不育夫妇的心。

  但是在我国,钻了法律漏洞的黑色产业链本来就是因利而生,捐卵者这一端往往完全是奔着钱来,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当做随时可以出卖的商品。

  信用卡和贷款还不上的时候,想到的是去把卵子卖了吧——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想整容但没钱的时候,想到的是去把卵子卖了吧——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甚至只是想贪图不劳而获的时候,想到的也是去把卵子卖了好了——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当然,金钱的补偿在哪里都是捐卵者应当获得的利益。比如在美国某机构,捐卵者会获得5000到10000美元不等的补偿,接受捐赠的夫妇还要负责捐卵者的一切医疗费用、保险费用等等。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在只有志愿捐卵合法的英国,某机构补偿的数额是750镑。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可是在我国这条黑心机构几乎可以为所欲为的产业链里,冒着生命危险用20颗卵子换来两万五千块还远远不是下限。

  曾经有个17岁少女一次性卖出21颗卵子,术后虚弱得差点丧命——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但是她拿到了多少钱呢?一万块。

  更曾经有姑娘被骗,取完卵后却被告知卵子质量不过关,谈好的两万只能付给她三千。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这好像正应了那句话:“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可这价格,究竟是太高昂还是太廉价呢?

  更加讽刺的是,这些去卖卵的女孩子,真的穷到了走投无路、别无选择的地步吗?

  每个个体的生活我们都不好评判,但新闻中披露出的共性我们却不能视而不见——

  那个17岁的小女孩,平时家里都给零花钱,她的哥哥也想不通她怎么会去用这种方式换钱;

  说自己“缺钱没办法”的小雨,受了那么大痛苦之后却把来之不易的钱花在了怎么看都不是刚需的新手机上;

  买衣服包包……买买买到信用卡刷爆,好像才是促使很多女孩子去卖卵的最大动力。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物质的享受究竟有多大的魔力,能让人甘愿冒着健康受损的危险去交换呢?

  也许,人总是太容易学会虚荣,却太难学会自爱。

  更让人无奈的是,从沸沸扬扬的裸贷事件(旧文可戳古往今来,卖身这件大事,从没像现在这么随便)到后来一直在不断爆出的卖卵黑幕,呼吁女孩子擦亮眼睛、自尊自爱、不要被虚荣心和物欲迷惑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可是黑心中介少赚了一分钱吗?

  没有。

  地下卵子交易产业还是逃脱着监管,安然无恙地活着;不安好心的人还是在想方设法地忽悠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起捐”;简单粗暴的小广告还是不断入侵校园女厕所,入侵着女学生的大脑——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女大学生卖卵:太容易学会虚荣 却太难学会自爱

  社会物欲横流,奸商无孔不入,监管薄弱缺失,你不得不承认,那些痛心的声音很难传到受害者的耳朵里。

  难道真的只能像网络上那些爆料者的经历那样,真的体验过不正规取卵带来的伤害之后,才会醒悟对自己负责任有多重要吗?

  这受教育以来最重要的一课,未免太痛,也太晚了。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