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日期:2017-08-07]   来源:网络  作者:   阅读:199[字体: ]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李文星,1994年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毕业于东北大学。2017年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7月14日,李文星的尸体在天津市静海一传销组织窝点附近的水坑被发现。2017年8月6日,警方已查明李文星被诱骗入传销组织,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刑拘。​

又一大学生死于天津传销 与李文星的尸体同日被发现

近日,来自自媒体报道的一则大学毕业生李文星疑遇“招聘骗局”,身陷传销组织殒命的消息,引发广泛讨论。“求职少年之死”将传销这一社会痛点重新展露在人们的眼前。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发现李文星的水坑

也是在近日,李文星的山东老乡、25岁的内蒙古科技大学毕业生张超,也通过网络招聘平台被骗入传销组织,张超亲属透露:孩子尸体与李文星尸体同日被天津警方发现。

据警方通报,经对尸体检验无外伤。经查,死者张超(男,25岁,山东省郓城县人)7月10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7月13日,传销人员王某某(女,24岁,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发现张超有中暑症状,并服用藿香正气水等药物,但病情未见好转。当晚,传销人员王某某、刘某某(男,21岁,山西省忻州市人)雇用祖某某(男,55岁,黑龙江省北安市人)夫妇开车,共同将张超送往天津站让其回家,途中发现病情严重,将其弃于案发地。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于7月14日立案侦查。7月1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犯罪嫌疑人祖某某、刘某某、王某某依法刑事拘留。目前,张超死亡原因的病理正在检测中,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

此前报道>>

李文星案涉案传销者被拘 承认用招聘诱骗死者

8月6日,记者从静海区获悉,经过警方全力调查取证,目前已基本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截至目前,陈某、张某、江某某、翟某某、胡某等5名涉案人员已被抓获,犯罪分子对诱骗李文星进入传销组织并进行控制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江某某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被刑事拘留,其他4人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

为查明李文星被诱骗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及溺亡原因,连日来,公安静海分局工作专班会同市相关部门昼夜开展工作,围绕李文星生前在静海的活动轨迹、接触人员深入开展调查取证,并对涉嫌违法犯罪人员全力抓捕。

现已查明,“蝶贝蕾”传销组织成员陈某利用手机和邮箱在“BOSS直聘”网上冒用“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之名,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发简历后,陈某于5月20日将李文星诱骗至静海,后向传销组织上级张某进行了汇报,张某又向他的上级胡某进行了汇报。

胡某安排传销人员江某某接站,之后将李文星送至位于静海区静海镇上三里村的传销组织人员艾某某管理的寝室。随后,李文星又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胡某管理的寝室,最后被转移至位于静海镇杨李院村的传销人员李某某管理的寝室。经过调查取证以及相关涉案人员供讳,确认李文星在静期间已交付了传销产品费,正式加入了传销组织,并在进入传销组织后期已不需要被控制,可以在传销组织内部自由活动。

据悉,相关调查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对李文星溺水死亡原因做进一步核查确认。

天津静海传销“围城” 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站收录,2012年至今,天津法院一审审结的231件传销案,116件发生在静海,占比近半。此外,16个区中,距静海较近的武清区(25件)、滨海新区(25件)、西青区(13件),传销案件也相对较多。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传销窝点脏乱不堪

《中国工商报》2015年1月报道,静海自2008年以来,累计取缔传销窝点1300个,教育遣返参与传销人员3.5万人次,解救300人。

天津警方表示,2015年、2016年,累计刑拘传销者近400人。今年来,破获传销犯罪案件81起,刑拘252人,清理窝点168个,遣散1160人,解救被骗人员160名。

据警方消息,李文星事件后静海区再次组织开展打击传销“凌晨行动”,截至8月6日上午11时,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传销窝点内垃圾遍地

多名熟知静海传销的反传销人士介绍,静海距天津市区36公里,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给了传销滋生的土壤。公开数据显示,静海总人口近80万,其中外来人口占比近25%。

资深反传销人士李旭分析,静海靠近天津市区,东临滨海新区,交通便利,物价房租低廉,平房城中村较多,适合传销生存,便于传销隐匿和控制新人。此外,通过网络招聘等邀约新人到天津市区或滨海新区,再转移至静海,着急找工作的大学生,不会怀疑太多。

“此前传销通过拉熟人方式,现在以陌生人为主,通过网络,受骗大学生群体占到80% 。”——反传销人士。

一位出租车师傅告诉记者,十几年前,就陆续有乘客来静海找亲属,最近三四年,寒暑假尤其多。“都是来找大学生的,有时一天能遇到两三个。”

传销组织私生活混乱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李文星事件后,记者找到了天津静海一个小诊所的医生,他多年来经常与附近的传销人员接触,他所在的诊所距李文星溺水处仅有数公里。以下是他的自述截取。

大概六七年前,静海涌入了很多传销人员,往大街上一站,随处可见三三两两的年轻人,二十多岁,皮肤被晒得黝黑,不会说静海话,普通话也不是很标准。他们的日常活动就是走路,不停地走,一边走一边说挣了大钱后该怎么花。

那时我还出诊,有时也去传销窝点给他们看病。有一年冬天,夜里十二点去一个农房里,三间平房被打通了,除了有一条过道,剩下的都是睡觉的地方。他们就睡在泡沫垫上,花花绿绿的那种,用很多一平方米的拼图拼起来。一个女人发烧了,天冷,屋里也没暖气,为了让她发汗,传销人员在她的身上压了6床被子,被子的厚度到了我膝盖处。

在传销团伙中,女性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有专人负责“色诱”自己老乡、同学,把他们约到天津。来了就被困在这里了。

天津静海传销80%受骗者都是大学生 有姑娘怀孕不知孩子是谁的

传销人员

发展不到下线,传销人员就没有收入来源,一些女生只能靠“男朋友”救济。传销人员的私生活很乱,一个女生可能有很多男朋友。有一个姑娘怀孕了,来诊所问我:“大夫,你能帮我查查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这已经不是私生活混乱的问题了,她们对常识的匮乏让我觉得不真实,现在是信息化时代,用手机能查到一切想知道的信息。

很多女生挺着大肚子来找我,恳求我帮她们接生,但我从来没有干过这事,我的业务范围不涉及妇产,我最多卖一些验孕棒。最可怜的是肚里的孩儿,他们大多难逃厄运。前几年,在西外环那边的河道里,溺死的刚出生的婴儿可不是一个两个。

听朋友说,晚上一个人路过静海小学附近的时候,会有很多女人上来搭讪,价格很便宜,50元一次。

李文星和张超案怎么判?涉案者或面临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那么我国法律中,对于传销行为如何定罪量刑?李文星和张超的丧命,会否影响其判决?

据《錄音筆》统计,在裁判文书网上,从2014年至2017年,可以查询到95份与静海传销相关的判决。其中,341名传销人员获刑,其中317人犯“非法拘禁罪”,其他的入罪罪名分别是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和绑架罪。在过去的四年,有5人在传销窝点死亡,其中两起为溺水死亡。犯罪嫌疑人最高判刑17年,因其将被害人殴打致死。

刑法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符合本意见第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传销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组织、领导的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一百二十人以上的;(二)直接或者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缴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二百五十万元以上的;(三)曾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刑事处罚,或者一年以内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受过行政处罚,又直接或者间接发展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累计达六十人以上的;(四)造成参与传销活动人员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五)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

根据警方通报,李文星案的嫌疑人被以组织领导传销拘留,而另一位丧命的大学生张超,其案件的嫌犯是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拘留,根据我国刑法,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北京时间综合,参考消息源为中国青年网、中新网等)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