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查询试卷\课件\优质课请在此输入关键字:
网站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再迎重拳:河南郸城民办中小学大停招,数百万师生如何分流

[日期:2021-09-22]   来源:  作者:   阅读:0[字体: ]

再迎重拳:民办中小学大停招,数百万师生如何分流

继公民同招、全面规范“名校办民校”,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再迎一记重拳。

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105所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开学季101所停招新生。

这个刚脱贫不久的国家级贫困县,因一年30多名学生考上清北声名在外。而占比相当规模的民办校,是义务教育阶段巨大的生源场。

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的逆袭,发生在最近十几年,以中部地区经济欠发达县城为代表,硬件、生源、师资全面争潮。

郸城是当下全国民办义务教育转型的缩影,一场巨大的变革正在全国各地涌动。

根据中办国办最新文件精神,各地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规模占比,将控制在5%以内,这将涉及数百万民办义务教育在校师生大分流。

围绕5%的红线,地方官员、校长教师、家长学生,正在直面这场巨变中的困境与困惑。

起了变化

没有火车站,尚未通高速,沿着344国道来到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

这座因道家始祖老子炼丹成功,而有名“丹成”的中部县城,甩掉贫困县的帽子才有两三年。

不过,县域教育为人知晓,当地教体局人士张亮(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35名学生考上清北,比去年多2名。18000余名考生中,近4500名迈过一本线,一本率约25%。

包揽全县清北名额的是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在外与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齐名。

再迎重拳:民办中小学大停招,数百万师生如何分流

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

在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光明学校是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的一大生源地。

张亮透露,周口市一年给郸城县下发8000多个高中生名额,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郸城县第一中学、郸城县第二中学、郸城县第三中学4所学校各分一部分。在今年郸城县第一高级中学的高一新生中,约800名学生来自光明学校。

事情起了一些变化。正值中小学开学季,来到光明学校门前,保安会告知今年小学一年级和初一不再招收新生的消息。

中国新闻周刊随机走访了郸城县数所民办小学和初中,比如老城区的华宇中学、华阳中学,新城区的安格堡小学、博达中学等,均被告知不再招收小学一年级和初一新生。

这起变化,源于8月28日官方公众号“郸城教育”发布的《关于确保郸城县义务教育阶段一年级和七年级学生顺利入学的情况说明》,自2021年秋季起,郸城县对保留的民办学校下发总占比不超5%的招生计划,其他民办义务教育学校不再招收一年级和七年级学生。

郸城县共有105所义务教育民办学校,除保留才源求真中学、才源求真小学、外国语小学、郸城中学附属小学4所外,剩余101所学校已停止招收小学一年级和初一学生。

民办学校停招的学生,将被分流到哪里去?公办学校按照划片就近免试原则,招收一年级和七年级的全部学生。

对城区学生来说,从民办转公办不算太麻烦。一位家长将孩子从光明学校转到郸城实验中学,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光明学校老师教背原题的填鸭式教学,让她觉得会影响到孩子日后高中学习阶段的后劲儿,转回来也无太多考虑。

对乡镇学生而言,意味着要回乡下公办学校入学。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是外出打工群体,民办学校的多样化服务让家长们免去了一些后顾之忧。张亮透露,郸城县有137万人口,有30多万人在外地打工。

另据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不允许跨县跨区域招生政策,郸城县以外户籍学生应返回原区域入学。

以民办光明学校为例,如今有初中、小学多个校区,除郸城本县学生外,还吸收周边的鹿邑、沈丘等外县学生前往就读。

影响几何

周口市下辖郸城、鹿邑、沈丘等7个县,以及淮阳等2个市辖区、1个县级市,如今全面启动规范民办义务教育专项工作。

根据周口市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制定下发的《周口市规范民办义务教育专项工作实施方案》,要求将全市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占比控制在5%以内,2022年底全部完成,2023年全面验收。

周口市现有民办义务教育学校462所,在校生433371人,占义务教育在校生比例为34.2%。预计将保留民办学校40余所,在校生近5万人。

民办学校学生分流后,教师群体受到的影响更为深远。郸城实验中学一名教师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公办与民办学校教师的一大区别在于,民办教师大多没有编制,以外地大学生应聘为主,分流后需要考虑再就业的问题。

郸城县吴台镇逸夫学校校长刘振敏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们这所乡镇民办学校的教师,以较难就业的专科生和老龄教师为主。如果没有民办校教师岗位,这些专科生进不去公办校,将面临失业问题。不少老教师已经五六十岁了,且不提转公,日后想转业也没多少机会。

光明学校是郸城县颇具规模的民办校,中国新闻周刊致电光明学校负责人询问教师分流事宜,该负责人表示不方便谈及。

郸城县一位政府系统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改革刚刚起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参考,很多事情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继郸城县之后,周口市淮阳区也开展了民办分流工作。当地教体局《关于对全区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行为全面排查工作方案》提出了具体时间表:9月12日至16日学校自查,9月17日至18日教体局汇总,9月19日至20日报送排查情况报告,9月21日至25日开展集中整治。

淮阳区安岭镇实验小学校长李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由于开展分流工作期间学校已经开学了,孩子们或将面临上课时被分流的情况,这对一年级的孩子们来说心理容易受创伤。

另外,《关于对全区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行为全面排查工作方案》附件要求民办校长签字盖章《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工作承诺书》,最终的权责归属让他颇觉为难。再者,周口提出的是2022年底全部完成,2023年全面验收,而现在执行的速度让他觉得缺少缓冲的空间。

淮阳区几位校长均向中国新闻周刊表达了类似的担忧,特别是“今年分流、明年关停”的传言。

几位校长表示,规范民办义务教育的大方向没有问题,不过担忧政策落地时的一刀切。他们办学已经有20多年了,前20年合格如今或被通知不合格,心里确实难接受。

民办过往

不止周口,按照“逐步消化存量”目标,河南多地正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办学行为。

河南林州、许昌均提出,实现到2022年全市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占比控制在5%以内。

在过去的15年时间里,我国民办义务教育规模持续上升,占比从5%左右逐年提高到10%左右。

在此期间,公办相应减少。师范专业也与“农地矿油”等冷门专业放在一起,不似近几年这般热门。一份对9所211师范大学新生生源质量的研究显示,2006年到2016年10年间,9所师范大学新生高考加权分数分值降幅超过20%。

民办则是另一片光景。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2005-2019年的15年间,全国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占比,从2005年的4.47%逐年提升到2019年的10.61%。在校生数年增幅在3%-10%的区间波动,特别是2018年9.27%的增幅,达到了15年间增幅的最高值。

河南等中部经济欠发达省份,是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占比较高的地区。

2018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数据统计结果显示,河南民办小学在校生占比达16.32%,民办初中在校生占比达20.08%,成为“双超”(小学超10%、初中超15%)比例都很高的省份。

在河南省内,目前周口市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占比为34.2%。在周口郸城县,张亮介绍,义务教育民办学校有105所,公办校有500多所,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占比在三四成左右。

张亮说,郸城县民办校也是最近这十几年才发展壮大起来的。郸城县是个农业县,经济越是困难的地方,民办教育的发展越活跃。

由于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读书就是为数不多的出路,因此郸城县的家长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

以中考为例,在全国普职分流比大致6:4的情况下,郸城县的普职比达到8:2,更多的学生进入到普高教育赛道,冲刺名校。

经济欠发达,郸城县乃至周口市,多年来依赖民办教育补足公共教育资源短板。据报道,周口市早在2001年便出台优惠政策,大量民办学校自此落地生根。周口郸城县仅2004年就出现了英才学校、华宇中学、郸城中学不下3所民办初中。

“在贫困地区打造教育强县的伟大工程中,该县迅速崛起的民办学校也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该县还涌现出了一大批独具特色的民办学校。”《周口晚报》于2009年5、6月报道了华宇中学、郸城中学、光明学校的典型事迹。

如今,华宇中学不再招收初一新生,开学季校门的字幕上仅打着“欢迎学生返校学习”的字样,与一街之隔的郸城实验中学形成对比。

再迎重拳:民办中小学大停招,数百万师生如何分流

郸城实验中学(公办)

再迎重拳:民办中小学大停招,数百万师生如何分流

华宇中学(民办)

公办归位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陈志文指出,义务教育阶段“国退民进”问题的严重,是引发此次重拳治理的根本原因。

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1.56亿人,其中民办普通小学在校生966.03万人,民办初中在校生718.96万人,民办义务教育占比约10.8%。

若要将民办义务教育调减至5%,需要分流超过800万名中小学生。

眼下,不止河南,全国各地的民办校都在瘦身,湖南、江苏、四川等地,今年纷纷调减民办中小学在校生人数。

根据中办国办《关于规范民办义务教育发展的意见》精神,各地将不再审批新的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民办义务教育学校在校生规模占比将控制在5%以内。

中国新闻周刊此前对比过欧美、日本的民办教育,以近邻日本为例,作为全球两大私立教育大国之一,日本的义务教育也是以公办为主。尤其是在小学阶段,私立小学的比例只有1%左右。

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顾明远指出,在基础教育阶段,民办教育作出了重大贡献。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教育投入每年都在增长,国家已经有能力办好义务教育。因此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压缩民办学校的规模,由国家承担办好义务教育的责任。

同时,国家鼓励民办中小学办出特色,满足家长、孩子不同的需求。在义务教育阶段,民办教育仍然有发展的空间。

经过多年发展,民办教育已经成为教育事业重要的组成部分。2020年全国共有民办学校18.67万所,占全国各级各类学校总数的比例超过1/ 3,涵盖了各个层次和类型。

变革伊始

变化的是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占比,不变的是家长对教育质量的追求。

陈志文指出,让公办学校质量全面提升,得到家长追捧才是根本。我们的教育需要的是“有质量的公平”,公办学校需要积极赶上去,而不是把私立民办学校拉下来。

事实上,过去十多年来,受民办学校扩张影响,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尤其是乡镇公办学校日渐萎缩,家长弃选。

李健说,在周口乡下,有些公办学校只有两三个学生,教学服务并不能满足家长的需求。

他所在的安岭镇实验小学,学生大多是外出打工家庭的留守儿童以及孤儿。寄宿制、教师陪护,忙碌在外的父母就是看中民办学校提供的多样化服务,才把孩子送去民办学校的。

而自本世纪初针对农村学校持续多年的“撤点并校”,让村小消失的速度以每小时为计算单位。在2000-2010年的十年间,我国义务教育农村小学数量平均每天减少62.8所。

乡镇学校萎缩,致使大量生源涌入城镇,带来城镇大班额甚至超大班额问题。根据教育部2017年“全面改薄”督导报告数据,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66人以上“超大班额”8.6万个,河南、湖南、河北排前三位。全国56人以上“大班额”36.8万个,大部分集中在中西部县镇。

如今,随着民办校分流,学生回归公办,不少乡镇学生回归乡下。公办校压力增大,首先要解决公办校尤其是乡下公办校的教育投入问题。

9月12日,郸城县召开2021年特岗教师招聘面试考务工作会议,以解决农村贫困地区学校师资力量薄弱的问题。今年计划招聘特岗教师260名,参加面试人选327名,其中初中特岗教师126名,小学特岗教师201名。

师资是教育经费中的大头。张亮表示,郸城县教师的薪资,要靠中央转移支付的资金支持,光靠县级教育财政投入,不够给教师发工资。

张亮说,郸城县当前教育财政投入已占到全县财政收入的三成以上,在今后的工作推进中,需要国家的财政倾斜,以及期待中央进一步下发民办在校生分流的细化配套方案。

民办缩招,公办经费相应就要增加。浙江大学教授吴华指出,一个县如果义务教育在校生占10%,公办学校生均经费要增加11%;如果占比20%,要增加25%;如果占比30%,要增加43%;如果占比50%,则要翻倍。

吴华认为,发展民办教育形成一种有效的社会协作机制,如果把民办义务教育在校生规模占比调减到5%,短期内当地政府不可能有财力支撑。

一场义务教育领域的大变革,才刚刚开始。


相关评论
鄂公网安备 42088102000026号